尤物影视资讯,求紫色的“绝色尤物”结局篇完整章节!!!心如猫挠,神啊,还有这么感人的小说…… 请发108293034@qq.com

【尾声】

这天,云赫在公司上班,小雄忽然闯了进来,高声呐喊,“总裁,天大的好消息,蓝隽穿越了,蓝隽穿越了尤物影视资讯!”

云赫的脸,即可自办公桌面抬起,剑眉微蹙,“什么穿越?”

“著名科学家蓝隽成功制造时空机,于今日上午9时成功发射……”小雄扬起手中报纸,读了起来。

时空机,时空机……慢慢地,云赫面色大变,立刻从小雄手中抢过报纸,先施大概看了一下,然后马上拨打秦雪柔的电话。

没人接!

于是,他又打到家中的座机,也是没人接。

小雄不觉纳闷,“总裁您怎么了,您要着谁?”

云赫放下话筒,抓住小雄,“新闻有没有说蓝隽是自己去呢还是带着其他人一起?”

小雄微愣,摇头,“报纸并没有报道这个,只说他穿越了。总裁,您为什么这样问,难道……您担心夫人?怎么会!夫人不可能跟蓝隽一起走,夫人正怀孕中呢……总裁……您去哪?等等我!”自从秦雪柔和云赫结婚后,他已经改口称雪柔为夫人。

几乎是用100米的速度,云赫冲出办公室,上车后更是把速度调到最大,不用十分钟便抵达了家园。

迎接他的是,整个屋子空荡荡的,就连孩子们,也不见了。

天,她不会带着孩子跟蓝隽走了吧?蓝隽曾经那么喜欢乐乐和嘉嘉,他肯定不介意多养几个!

不,他不准!那是自己的孩子,他不允许再让蓝隽有机会帮忙!

他心急如焚,一把抓住小雄的手,语无伦次地低吼,“她不见了,她一定是跟蓝隽跑了!这个时候,她都在家的,她在家带孩子的……”

“总裁您别慌,夫人不会离开你的。她那么爱你。又怎么可能带着孩子离开你?而且,这才不是去旅游,是穿越时空。她更不可能跟去!至于她不在屋里,说不定只是出去了。对了,您打给秦叔秦婶,还有秦大哥,说不定夫人带少爷们回娘家。”

“不可能,岳父岳母去了旅游,大哥大嫂出国公干,林曼妮他们也正好没空,所以,她不会去找他们,她一定是跑了,她以前就一直希望蓝隽能制造出时空机,她一直希望的!”云赫越说越恐慌,好像秦雪柔真的穿越了似地。

而小雄,唯有继续安慰,“呃,那是过去!当时夫人还没有原谅你,现在她已经重新爱上你,又为你生了几个宝宝,因此绝不会乱来。总裁,您放心,别慌,别杞人忧天!”

看着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云赫出现这种无助抓狂的摸样,小雄由衷感到疼惜和唏嘘,一会,忽然提议,“对了,我们不如去后花园走走,说不定夫人在那里呢!”

后花园!对,她屏设计最喜欢去那,那里种着她最喜欢的花!二话不说,云赫于是转身,冲出放在,又是快速地朝后花园奔去……

后花园,几亩大的地面,种满了满天星,正逢花季,美丽的小花灼灼绽放,到处一片绿中带白。

在那片生机勃勃的花海中,几个人影站立期间,她们是秦雪柔和一双儿女——云笉和云舜。

云笉和云舜在拨弄着花骨朵,秦雪柔则手执一封信,是蓝隽寄来的信,正全身贯注地阅读着。

他终于去实现他的梦想了,犹记得,很多年前,自己刚刚认识他,无意间问他能否造出时空机,想不到时隔12年,他真的做到了!

只是,这趟时空之旅,只有他一个人去,而自己……

拿着纸张的手,搁在胸前,秦雪柔不禁仰脸,对着蔚蓝的天空默默发出祝福和祈祷,“隽,希望你的时空之旅安全顺利,希望你在另一个时空过的很好,希望你……能够找打属于你的那份真爱!”

她的视线很快便模糊起来,伴随着一股熟悉的气息,一直在她眼前横出,修长的手指爬上她的面颊,轻轻抹去那一滴滴晶莹的泪珠!

而后,他从后面,将它整个身体深深抱入怀中,下巴抵着她的细肩!

她没有走,自己没有失去她!健壮的身躯不由得也起了寒颤,他激动着,狂喜着,感叹着,惊魂未定,唯有紧紧地搂住她,直想将她和自己融成一体,永不分开。

秦雪柔也稍微侧头,倚在他宽阔的肩膀上,同时,一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腹部,嘴里发出轻轻的呢喃,“赫,阿隽走了,他去实现他的梦想了。”

云赫不语,手臂手得更紧,于是,引起了她的不适。

她皱着眉头,微微抱怨,“赫,你别这么大力,抱的我好疼!”

要是以往,爱妻心切的他必定立刻松手,可现在,他什么也不顾,他要抱紧她,不能放开她,他要她留在身边一辈子!

“赫——”秦雪柔痛得起了挣扎。

“总裁,夫人被您抱疼了,总裁……”突然,一直远远站立的小熊,也开始做声了。

终于,云赫从中醒来,这才舍得松手,并没有完全松开她,而是把她的身体调回来,让她与自己面对面,定定望着她,他心有余悸。

秦雪柔则疑惑不已,可慢慢地,逐渐明白过来,伸手捏了一下他的鼻子,带着取笑得意味娇嗔着,“没自信的家伙!”

云赫任她取笑,再一次将它纳入怀。

秦雪柔顺势窝在他的胸前,边在他挺直的脊背婆娑,边主动地讲,“蓝隽跟我说过,今天正式启动时空机之门,虽然我很想和他一起尝试,但我舍不得孩子,舍不得父母,更舍不得……你!所以,我只能祝福他,等待他的归来!”

真是善解人意的小东西,温柔体贴的小东西,云赫激动得几乎要留出眼泪,他不禁高高扬起脸庞,让泪水往回流。

仿佛心有灵犀似地,秦旭而芊芊玉手,隔着衣物,在他胸前写出几个字:赫,爱你,一生一世!

“不,我要的不仅是一生一世,我要生生世世,永远永远!”他恢复了霸道,大声宣布着。

秦雪柔不禁笑了,重新依偎在他的肩窝上,望着眼前一片片花海,她开始忆起一路走来,曾经发生过的每一件事。

而云赫,幽邃的星眸也定定望着那繁星般的点点小花,一个个过往片段,像是播电影一般,在他脑海连绵不绝地闪过。

他们十指相缠,心有灵犀,不约而同地回味重温着彼此参与的过去,同时,一起憧憬着美好幸福的未来……

直至到……一个娇滴滴的童声传至耳畔,云笉圆润白皙的小手,轻轻扯着秦雪柔的衣角,“妈咪,弟弟要尿尿!”

又是统一的,两人齐齐回过神来。不待秦雪柔动手,云赫已在最小的儿子面前蹲下,替他拉下裤子,指导着他尿尿,完毕后,再帮她拉好裤子。

然后,他目光转到云笉的身上,漆黑的眸瞳还是溺爱满盈,“笉笉今天乖不乖?”

“嗯!”云笉重重地点了点头,甜甜地笑了。她遗传了秦雪柔的外貌,才小小年纪就是个没人胚子。

这也是,云赫在众多儿女中,为什么最爱的是她。

“妈咪,哥哥们可能要放学回来了。”云笉继续提醒着,美丽的眼睛已经从父亲那转移到母亲那。

秦雪柔牵住她的手,另一边,牵起晕舜,跟云赫说了声“我先回屋去”,于是走了。

云赫并没有像平常那样陪同,继续站立原地,视线紧紧追随着她。

小雄再次走上前来,由衷地替云赫刚拿到高兴,“总裁,蓝隽走了,您再也不用战战兢兢,无需担心夫人被蓝隽抢走了。”

云赫侧目,想对小雄回予一个舒心的浅笑,却不知因何缘故,他猛觉胸口一阵纠疼,似乎有样东西重重地捶打着。

发觉他的异样,小雄面色稍变,“总裁,您怎么了?”

云赫摇头,捂着胸口自个低喃,“他走了,我再也不用提心吊胆,可是为什么我会感到心慌,不,不是现在的我,是另一个我,另一个我受到 了威胁。”

另一个他?总裁在说什么?总裁不就是总裁吗?怎么还有另一个?小雄心中纳闷在持续膨胀,还想继续追问,却见云赫已朝别墅走。于是,他也踢脚跟去。

整个花园一片寂静,只有阵阵微风吹起花草而发出的沙沙作响……

相关文章